埃及新闻部长:不希望完全宵禁 可做国家备选措施


在伦巴第和维内托两大区采取封锁措施后的第一周,有4.7万意大利民众因“没有正当理由”外出而遭到警方罚款。

当欧洲确诊病例总数即将突破十万大关之际,各成员国终于达成一致,由欧盟宣布建立“拯救欧洲”医疗物资战略储备。

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分为中央与大区两个主要层级。2001年修宪后,覆盖全民的公共医疗服务转为大区管理,各大区几乎拥有了对医疗事务的完全自主权,名义上负责领导卫生事务的意大利卫生部,职权被架空。

虽然有些医院给医生打了招呼,要求禁止接受媒体采访,但自3月以来,一些匿名的意大利医生依然将一线的见闻和观察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但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防疫政策陷入“没有在阻止病毒传播,而是在跟随病毒传播”的状态。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员、意大利环境医学会副会长普里斯科·皮希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们的模型推算,意大利全国范围内的峰值恰好在3月底。”此外,如果新感染者的数量因过去几周政府的严厉限制措施而呈规律性地持续减少,疫情可能在2020年6月结束。

该团队基于意大利的重症患者人数推算,到3月6日时,意大利全国可能已有60%的人接触过新冠病毒。不过,古塔普团队没有明确给出解释,是否60%的人获得抗体就意味着可以实现“群体免疫”。

截至3月30日,新冠病毒疫情已经造成意大利境内101739人感染,11591人去世,死亡率居全球之冠。但与此同时,这场意大利“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有可能迎来转机。当天,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4050人,连续三日下降,并创下两周来的新低。

老龄化严重的发达国家面临重症率激增风险,而作为欧洲老龄人口比例最高的意大利,在传染病大流行中保护老年人的体系其实比其他欧洲国家完善。意大利设有国家流感监测系统,以1000名服务基层的全科医生上报的数据为基础,不断监测全国流感的感染率和重症率。整个防护体系最依赖的还是疫苗接种,65岁以上老人都会被要求接种疫苗。

对于欧盟在危机中的效率,在一次无果而终的欧盟领导人会议上,法国总统马克龙直言,欧盟在危机中的政治反应可能意味着欧盟的终结。